导读:曲阳县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西边。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建立曲阳县,归属巨鹿郡。到了汉朝,曲阳县仍未改名,因巨鹿郡已有下曲阳,因此被重新分配到恒山郡。《史记》记载,汉文帝元年,曲阳更名为上曲阳。到了北齐天宝七年,因下曲阳已经更名为藁城、鼓城,故上曲阳县重新更名为曲阳县。隋文帝时期,因曲阳县盛产石料,因此更名为石邑县,次年更名为恒阳县。到了唐元和年间,为避讳唐穆宗李恒的名讳,重新改名为曲阳。自此,曲阳县再未更名,一直沿用至今。

曲阳县历史悠久,因此名人众多。因“推敲”二字被称为诗奴的贾岛;与鬼谷子齐名,留下无字天书《太公兵法》、《雕刻天书》的黄石公;著有兵书《广武君略》的赵国名将李左车;战国名相蔺相如都是出生曲阳县。众多的历史名人也留下了颇为丰富的考古资源,曾被苏东坡盛赞的定州花瓷就是产自曲阳。除此之外,曲阳县还被汉武帝誉为雕刻之乡。

81年的冬天,曲阳县南平罗村的农民老于拿着锄头来到自家院里,想在院中挖一个地窖储藏收获的苹果。就当老于累的满头是汗时,手下的锄头突然发出一声巨响。老于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趴在地上一看,泥土中出现一块石砖。自家院里怎么会有石砖。老于干脆拿起铁锹又将旁边的泥土清理走,一座完整的石砖墓露了出来。

老于家挖出宝贝了,消息立刻传遍了村子。没多久,村里人都聚在了老于家。老于将锄头举过头顶,狠狠的冲着石砖砸去,“哗啦”一生,凿出个大洞。众人聚过来一看,墓中墙壁上绘着五颜六色的图案。乍一看如同古代木质的阁楼,细看才发现,那些都是砖雕与彩绘。棺床上没见到棺木,只有两具尸骨。一具身材高大,另一具旁边放置着一枚铜耳环。

在墓室里,村民们还找到几个白瓷碗、酱釉瓷罐、铜钱。慌乱中也没看到谁动手,等大家缓过神时,只剩下了棺床上的遗骸。老于将事情上报给阳曲县文保所,可此时已近年关,文保所没有得到批准也不能随便行动。老于自然不愿意过年时与尸骨相伴,于是年前就将这二位请了出去。

3个月后,考古队姗姗来迟。进到墓室一看,所有人都傻眼了。墓室壁画栩栩如生,唯独墓中没有了遗骸与陪葬品,成了一座空墓。考古队员惋惜的表示,既然不能挖掘,那只能找当时亲眼所见的村民们聊聊了。在村民们你一句“遗骸头朝西”,他一句“头脚下边各垫着三块砖”的描述中,考古队完成了对古墓的初步研究。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收回墓中的陪葬品了。经过挨家挨户的走访,考古队最终收回2件酱釉瓷罐、5件白瓷碗、1件白瓷水盂、一枚“大泉五十”、2枚“开元通宝”、3枚“太平通宝”、1枚“皇宋通宝”、1枚“元丰通宝”、一枚铜耳环。

尽管收获不算多,但墓室中的壁画、檐柱上刻的家禽飞鸟、砖雕彩绘做成的仿木门窗家具都极有考古价值。在清理结束后,考古队重新修复了古墓,请老于搬家,以便更好地保护古墓,这个院子从此归考古队保管。

虽然没有找到墓志,但从墓壁上的朱书题记来看,墓主应是北宋徽宗政和七年下葬。墓中出土的瓷器虽然粗糙,可但其中三件白瓷碗与定窑遗址中出现的碗极为相似,因此考古队确认这些乳白釉瓷器都产自定窑。因此对研究定窑的瓷器以及北宋徽宗年间的民俗丧葬都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河北曲阳南平罗北宋政和七年墓清理简报》 编辑:陈彦君 配图:周六